植物也可以”白化“

植物也可以”白化“
植物也可以”白化“。 那么问题就来了, 没有叶绿素, 怎么光和作用?   这是美国的”白化“红杉巨树Redwood 。 有人说,患有白化病的如果是植株的一小部分, 白绿相间,那还可以存活,如果整棵植株都是纯白的, 会死。但是在自然界,你会发现许多纯白的树木, 还活得好好的。 它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一说,乞丐。 通过附近树木的根部获取糖而存活下来。 ...

什么样的榴莲才是真正的水果之王

什么样的榴莲才是真正的水果之王
来源: 一玶海岸 写这个的起因是这样子:我很早就关注@开水族馆的生物男,最近他的店里进货一批榴莲,看图片应该是马来西亚进口顶级猫山王。 我的第一反应是,好事啊,起码国内的吃货终于能吃到正宗榴莲了。 但出乎我的意料,从各位吃货的反映来看,貌似很多人对猫山王标志性的苦味表示接受不了,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在评论区里问,金枕是不是更好吃。 这就不能忍了,暴殄天物好么? 作为一名在东南亚地...

离开北上广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离开北上广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来源: KnowYourself作者: 47 KY主创们 最近遇到一件挺难过的事情。我的一个好朋友,突然告诉我们他准备离开上海,回老家工作,月底就走。他在上海读书,工作,驻足了六七年的时间,如今,却要对所有的时光告别。而自此,我们也不知道往后是否真的还有机会再见。 北上广深,是离开,还是留下?这不是他一个人面临的选择。从刚到上海,大家谈论的话题大都是工作机会,未来憧憬,到这两年,大...

啄木鸟不是什么好鸟

啄木鸟不是什么好鸟
来源: 狂丸科学作者: 狂丸科学 啄木鸟,懂礼貌,看病先把门来敲:笃笃笃,笃笃笃,大树公公我来了。东听听,西瞧瞧,从早到晚把虫找,大树公公乐开怀,伸出绿叶拍手笑。 多么岁月静好的一首儿歌,但是,朋友们,不要被骗了。 可不是所有啄木鸟都是傻白甜,每天把自己往脑震荡的啄就为了给大树公公看病,事实上啄木鸟的捉虫行为都只是为了果腹,可能顺便做了个好事。 但即使是这样,还是会...

寒夜觅食

寒夜觅食
来源: 陈晓卿作者: 陈晓卿 北京迟到的初雪。 已经凌晨四点,下楼,坐进驾驶室。方向盘冰得锥心,仪表盘显示车外温度零下六度。往手心儿里哈了口气,是不是应该安慰一下自己的胃呢?很犹豫。 北京的饮食发展布局非常不均衡,键入‌‌‌‌“宵夜‌‌‌‌”两个字,得到的检索结果,东部饭馆的名单厚的像字典,而西部只有寥寥几家,仅仅相当于字典后面的附录。我的工作单位在城西,夜里十点之后貌似只有花圈店开门,面...

一碗牛肉汤,温暖来时路

一碗牛肉汤,温暖来时路
来源:深夜谈吃作者: 沧海 我在家那会儿,并不觉得家乡的牛肉汤有什么特别。 以为,牛肉汤本该就是这个样子,理所当然。 后来,我离开家乡到外地读书, 发现,新到的这个城市里, 小饭馆悬挂的招牌总是写着‌‌“淮南牛肉汤‌‌”。 再后来,我慢慢去过很多个城市, 才知道,只有淮南的牛肉汤,才是记忆里的那个味道。 街头的店铺,显眼的位置支着一口大铁锅, 半掩的锅盖上,一定摆着两根已经被煮的发白的牛腿骨...

酿豆腐里,藏着客家人的悄悄话

酿豆腐里,藏着客家人的悄悄话
来源: 深夜谈吃作者: 七海 听说,又有一轮冷空气来袭了。在我的家乡,越是这样冷的天气,大伙吃酿豆腐的热情就越高。大概是人在寒冷的时候,总是会本能地趋向温暖的食物。如果说,火锅是冬天的寄托,那这一锅酿豆腐则是寒日的慰藉。 酿豆腐,是道地位很高的客家菜。据说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后,客家人因避乱开始南迁,来到南方,因想念家乡的饺子,所以就地取材,用豆腐代替饺子皮,把肉糜塞进豆腐中,...

猪年说猪

猪年说猪
作者: 张鸣 猪年到了,总得说说猪。按中国人的惯例,这一年,主题词就是猪。要论说猪,我是有发言权的。上中学我们半工半读,我就养猪,工作之后,第一个工作,也是养猪。动物中,我最熟悉的,就是猪。 猪是中国人眼中的六畜之首,好多年画,窗花,剪纸上面的特别卡通的猪,每每带有吉祥的意义,深受百姓的喜爱。所以,供神的时候,一副巨大的猪头,是首先要摆上的。我们中国人喜欢的东西,神仙都喜欢。 不...

吃货的眼里,冬天是烤红薯味的

吃货的眼里,冬天是烤红薯味的
来源: 深夜谈吃作者: 我是司空 不记得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在吃货的眼里,春天属于野菜,夏天属于西瓜,秋天是糖炒栗子味,而冬天则是烤红薯味儿的。‌‌” 街头凛冽寒风中,从汽油桶改成的炉子中掏出来的烤红薯,热气腾腾、甜香满满,暖手暖胃更暖心,这才是冬天该有的味道,才是红薯的正确打开方式。只是现在街头烤红薯的流动摊子越来越少,让人很是遗憾。 红薯好种好养,不挑肥...

蔡澜畅谈天下早餐

蔡澜畅谈天下早餐
来源: 蔡澜的花花世界作者: 蔡澜 热爱生命的人,一定早起,像小鸟一样,他们得到的报酬,是一顿又好吃又丰富的早餐。 什么叫做好?很主观化。你小时候吃过什么,什么就是最好。豆浆油条非我所好,只能偶而食之。因为我是南方人,粥也不是我爱吃的。我的奶妈从小告诉我:‌‌“要吃,就吃饭,粥是吃不饱的。‌‌” 奶妈在农村长大,当年很少吃过一顿饱。 从此,我对早餐的印象,一定要有个饱字。 后来,干电影...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