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痴迷于所谓的健康饮食也是一种病

2019年10月22日 生活常识, 食品安全卫生 暂无评论 阅读 122 次

糖?巧克力?速冻食物?对有健康饮食强迫症(Orthorexie)的人来说,那是完全不行的。他们痴迷于所谓的健康饮食,遂将所有可能不健康的食品,从菜单上一笔勾销。

何谓健康?何谓不健康?什么食物甚至是危险的?我到底还能吃什么东西?‌‌“不多‌‌”--这可能是有健康饮食强迫症患者的回答。巴特厄豪森(Bad Oeynhausen)的考尔索(Korso)医院主任大夫胡贝尔(Thomas Huber)指出,这些人‌‌“最初的愿望是,有意识地和更健康地饮食‌‌”。该医院主治饮食失调症。

胡贝尔大夫解释说,‌‌“健康饮食强迫症患者自己规定什么是健康的、什么是不健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规矩愈加苛刻,越来越多的东西从菜单上被划掉,越来越多的食品被盖上'不健康'的戳子。‌‌”

渐进过程

健康饮食强迫症乃逐步发展而成。杜塞尔多夫大学医学专家巴特尔斯(Friederike Barthels)指出,通常情况下是这么开始的:当事人加强关注自己的饮食,原因可能是,想减肥,因此要改变饮食;还有一种可能是,当事人因看到食品丑闻而强化了对食品问题的关注。

巴特尔斯从2011年起研究健康饮食强迫症行为。这位科学家指出,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事人会走火入魔,对所谓的健康饮食的关注意念渐成一种负担,所有一切都围绕它转。

极端行为

对厌食症(Anorexie)或暴食症(Bulimie)一类饮食失调疾病的研究已有相当进展。而对健康饮食强迫症的研究则全然不同。在此领域,科研刚起步。人们甚至不清楚,是否该将健康饮食强迫症视为一种疾病,抑或该将其视为不过是过度关注健康饮食而已。巴特尔斯指出,当事人关于何谓健康饮食的观念不一定总符合一般的观念,比如由德国营养协会确定的名单。

健康饮食强迫症条件

确认和判定这种对健康饮食的过度关注,没有明确定义。该现象的正式医学名称是‌‌“Orthorexia nervosa‌‌”(健康食品痴迷症),由美国医生布拉特曼(Steven Bratman)1997年提出。胡贝尔教授解释说,‌‌“布拉特曼在自己身上诊断出了这种饮食不调,记下了在自己那里所观察到的现象。他认为,他对'健康饮食'这一问题的关心超出了正常范围。‌‌”布拉特曼大夫的记录今天也部分是判断健康饮食强迫症的基础。

健康饮食强迫症是否像神经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或暴食症一样,属于饮食不调;或者,痴迷健康饮食是否该被定义为强迫性疾病,业内对此还在讨论。胡贝尔教授认为,正如常见的那样,真理存在于两者之间,不过,‌‌“它无论如何都有某种强迫因素,并且,它与典型的饮食不调有很多相通之处。‌‌”

不过,毕竟也还有不同。巴特尔斯正研究该课题。她指出,‌‌“确有很多人主要是考虑到体重、体型和减肥。起初,人们想,这和健康饮食强迫症无关。但在我所有的研究项目中,我都看到了它与误认的体重问题、对自己体型的忧虑和减肥愿望之间的关联。‌‌”

健康之物并非总健康

死盯着误认为的健康之物,也可能起到物极必反的作用,因为过于单一,它可能导致不健康饮食,可能出现营养不良、微量元素短缺、或维生素不足一类后果。

胡贝尔大夫解释说,有人的体重因此可能会一下子变得过轻,‌‌“一种可能的不良后果是,脂肪质以致肌肉质减少。营养不良有可能导致脱发。若当事人体重过轻,甚至可能导致器官受损。‌‌”

胡贝尔教授提到了来他诊所就医的一位年轻女子:‌‌“她本来并未超重,对自己的身体基本上是满意的,只是想着要更健康饮食。在一名女友的劝说下,她全然摈弃了甜食。她经由互联网恶补健康营养知识,读进不少似是而非的东西,对各种食品都有越来越多的害怕情绪。然后,她先是避免含有防腐剂的食物,然后,回避多脂肪的和碳水化合物高的食品,最终,她体重过轻。找到我们这里时,她重约40公斤。‌‌”

和他人一起进餐

像有着健康饮食强迫症行为的人那样限制饮食范围的人常有不合群问题。与他人共餐具有一种强烈的社会的和群体的意义。但有健康饮食强迫症倾向的人经常不接受邀请,或许根本就不愿和他人共坐一桌。其背后是一种害怕情绪,担心面对不健康食品。

而若养生激进派人士试图说服周围的人不该再像迄今那样饮食,便更会带一种几乎传教士般的冲动了。胡贝尔是这么说的:‌‌“他们教大家有一种良心上的谴责,例如,他们会告诉大家各种摄入物对人体可能造成的后果。‌‌”

有健康饮食强迫症的人无法去任何地方吃饭;或者,也无法接受友人的饭局邀请,因为,那一来,主人得单做一桌才行。

奢华病

健康饮食强迫症乃是一种相对而言的新现象,因为,它主要见于富裕国家和地区。巴特尔斯解释说,要是某个社会原则上食品过剩,人们在原则上就有吃什么的选择,而这就可能导致健康饮食强迫症一类出格现象。

在发展中国家便几乎没有饮食失调这样的事情。巴特尔斯指出,在那里,食品常常不足,具有能否保障人存活的意义,‌‌“因此,没有人会莫名其妙地想到去减少食品。‌‌”

吃新鲜食品

为弄到他们所认为的健康食品,一些人不惜跑远路。布拉特曼以前则要简单多了。胡贝尔教授告诉说,‌‌“作为生态种植者,他只消去一趟自己的菜园,现摘现吃那里的水果蔬菜,或者,直接加工。……他立下一条定则,即:采摘的蔬菜须在15分钟内落肚。‌‌”

后来,对激进养生人士,布拉特曼说:‌‌“他们拥有的不是生活,而只是一份进食方案。‌‌”

来源: 德国之声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浩然东方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Ality 07032740

用户登录